欢迎来到山西焦煤官网    
  • 收藏本站 焦煤内网 网站地图▼ 企业邮箱▼
矿工那些事
发布时间: 2019-07-10 19:19:20     作者:靳俊丽      来源:山西焦煤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我出生于三代矿工之家,从我爷爷那辈儿开始,到我父亲,再到我和我的爱人,都是霍州煤电的一名普通职工。
  我和爱人结婚五年,每次回娘家,母亲都会嘱咐我一句话:俩人好好过日子,别吵架,别让他下井分心。因为父亲工伤过,母亲一直认为,下井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,容不得半点马虎,所以对待女婿,比对待我这个亲生女儿还要疼爱。这让我很是吃醋,常常反问母亲:“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?”母亲给我讲述了一件她年轻时的亲身经历,也让我深刻地明白了,每一位矿工的背后都有一位担心受怕的母亲。
  当年,母亲作为职工家属跟随父亲来到了煤矿,也是第一次见到了父亲的工作环境。闲时听周围职工家属说着某个家庭因为事故变得支离破碎,心中唏嘘不已。那时没有手机,不像现在联系这么方便,所以父亲到下班点还没到家,母亲总会到井口去看,一直要等到父亲出来才能放下心来。有一天母亲正在做饭,就听见周围的矿工家属哭着喊着往井口方向跑,母亲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直接甩下手上的活就往门外冲,看到井口好多矿工师傅,有的被扶着送往医务室,有的被担架抬着紧急送上救护车,场面十分混乱。母亲回忆说,每抬出来一个人,所有的家属都一涌而上,前去确认是不是自己的家人。确认是,便哭着紧跟在救援队后边,确认不是便含着泪焦急等待。最后,父亲完好地站在母亲面前时,母亲的一颗心才彻底放下来,紧紧地抱住了父亲嚎啕大哭,父亲当时笑着说,别怕,我这不是没事嘛!现在想起来,母亲那时的大哭饱含了她的恐惧、委屈和后怕。
  可惜第二次父亲就没有这般幸运,1989年,父亲因一次违章作业,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失去了半截右腿,那一年父亲23岁。搁在这会儿,23岁也就是一个大学毕业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。这场事故对我们的家庭影响很大,在我的童年记忆里,父亲脾气很是暴躁,也经常喝醉酒。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次,父亲坐在地上,撕心裂肺地咆哮着,用全身的力气捶打着自己残缺的右腿,最后狠狠地将假肢扔了出去……我知道,父亲是悔恨的,这种悔恨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抹平。
  人们爱听故事,是因为所有人的悲欢离合都是相通的,而我不管是以矿工的身份,还是受过伤痛的职工家属,我都想把我的故事分享给大家,就是希望广大矿工师傅在工作中对自己负责、对家庭负责,自觉遵章守纪,严格照章办事,警钟长鸣!

(作者单位:霍州煤电三交河矿)

责任编辑:赵超

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山西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:晋ICP备05008009号-3

秒速时时彩开奖网 版权所有   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